依道集运

上海港集装箱车队拖车运输公司

2022-04-22晨

北京YRDE的小X,只闻其声,未增谋面,应该是人品不错的女孩,自述其公公也是跑长途运输的,因此算是对物流行业有切身体会的从业者。

这两天,她有七八个进口到港的集装箱,需要从上海港运送到江阴利港镇。但是这个疫情之下不确定的物流环境,她既要努力完成上司安排的运输作业,又要梳理运输作业中的不确定的难点,比如江阴当地的严厉甚至变态的抗疫政策。

根据海关放行情况,20日,小L约定我方于21号送一个集装箱到利港,我询问司机小L情况,他居住浦东新区的外高桥港区的一个村里,这个村已经封闭管理,但是小L告知,他可以翻墙出来跑一趟,我暗暗吃一惊,网上传言,浦东新区北蔡镇的封闭形同虚设果然如此,集卡运力紧张,也就顾不上那么多,吩咐他赶紧做核算检测,准备去江阴。

由于,他的前次做的的核检已经超过48小时,于是EIR派单成了问题,系统已经显示,“该司机核算检测超过48小时,无法派单”,常理,就是找一个核算有效期内的集卡司机提箱出来,再过车小L,花费大概150-200之间,咨询XSY,他果然中午前后回到外高桥,XSY满口答应。不过,一会又告知我讨巧做法,原来这个EIR系统并没有捆绑住司机的各类信息,派单信息重,司机的姓名和手机是捆绑的,但是车牌号可以独立的,道理很简单,司机是有可能开不同的集卡,而港区只认车牌号。于是只要派单XSY,但是车牌号填小L,再有小L去提箱,等小L的核算报告出来,再转回小L的正确信息,就解决这个问题。

相必,破解这个难题的人,都是实践操作中,误打误撞,或者不断尝试中,得出的经验。算是节省了成本。

于是小L以此诀窍提箱,反馈第一圈没成功,港区转了一圈,第二趟成功了,便兴冲冲出发江阴。


21日上午九十点左右到江阴南,没有前几天的堵车情况,但是,核酸报告还没出来,小X没法申请通行证,也就是不能下高速。

一直等到下午,核酸报告总算出来了,但是已经没法办理通行证,只得吩咐小L等在高速口,

高速口的交警防疫人员来干涉,要求下高速将车开到江阴大道等候。

等到下午,核算报告出来了,整整十多个小时,有效期才48小时,于是办理赶紧小L办理通行证,但是通行证出来,当天也无法作业,因为,货物送到工厂,当地抗疫部门,要对进口集装箱的货物抽样核检,出了阴性报告,才能同意拆箱,整个过程需要十个小时以上。因此过了中午,货送到也要次日检测,次日晚上卸货,但最要命的是,小L的集卡车门已经被江阴的防疫部门人员封控了,也就是21号下午开始,小L必须吃喝拉撒生活都要在集卡驾驶室,直到卸货上高速,预估要一天时间。

集卡于22日早上停在工厂,由于被困的难受,小L时不时问我,何时能做好报告,何时能出厂,叹息他的处境,我不断和工厂,防疫部门联系,得到的回复都是官方口气,无能为力,只能等。

一直等到22日晚上七点半,总算货物检测通过,允许集卡返回。小L,满腹怨气,但是,为了生活,他得低下头忍受。

版权 © 2016上海倚道货运代理有限公司 网站制作保留所有权利
24小时咨询电话:4007 729 329 手机:15601790679